當前位置:主頁 > 繁華世界 >

風流人物資產縮水90%,全球最牛逼運河還鑿否?

時間:2015-12-11 15:45 類別:繁華世界 GDP:

 

北京時間2日晚彭博稱,一位來自中國的億萬富翁曾準備一舉改變世界的航運和貿易格局,籌資500億美元修建尼加拉瓜大運河,挑戰巴拿馬運河的顯赫地位,但不曾想被中國A股的下跌擊中,個人財富大幅縮水近90%,淪為彭博億萬富翁排行榜上損失最慘重的大亨。

這位富翁是現年42歲的電信企業家王靖。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在今年6月A股達到近期高點時,掌管北京信威集團(600485)的王靖個人財富高達102億美元,是全球最富有的200人之一。但經歷了A股回調后,其財富凈值已跌至11億美元,縮水近九成。

進入2015年以來王靖的財富大幅萎縮84%,是彭博社制定億萬富翁指數以來富豪財富縮水的最高紀錄。該指數每日追蹤世界最富有的400個人的財富變動情況。這一榜單上“第二慘”的富豪是商品巨頭嘉能可的CEO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今年其個人財富暴跌66%至18億美元。

王靖擁有A股上市公司信威集團35%的股份,其股價與A股都經歷了今年夏天的大幅下跌。雪上加霜的是,9月10日信威占總股本51%、逾14.9億股限售股解禁,導致股價進一步下跌,今年迄今跌幅高達57%,而從6月高點的68元計算,信威股票至今的跌幅超75%。今年7月王靖曾抵押價值24億美元的信威股票,現在這些股票均不計入其財富凈值,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富翁排名的大幅下滑。

在“最慘億萬富翁”榜單上,“可憐度”僅次于王靖和格拉森伯格的是香港賭業大亨呂志和和墨西哥零售巨頭薩利納斯(Ricardo Salinas),今年迄今他們的財富都縮水近47%。2015年到目前為止,彭博億萬富翁榜上財富損失絕對值(以美元計)的“冠亞軍”是全球第三和第四號富翁,其中墨西哥電信巨頭、世界第四富斯利姆個人資產下跌142億美元,跌幅20%,全球第三富、股神巴菲特損失125億美元,跌幅為17%。富豪指數榜上400位大亨的個人資產凈值之和今年迄今的表現要好得多,僅下跌4.2%。

2013年,尼加拉瓜總統奧特加(Daniel Ortega)為首的政府授予王靖私人控股的企業:香港尼加拉瓜運河開發投資公司(HKND)一份為期50年的特許權,一旦總長274公里的運河建成后王靖的公司將擁有50年經營權。2014年12月在尼加拉瓜召開的一個發布會上,王靖承諾將動用個人財富用于這一項目。據9月7日中國媒體的報道,HKND執行副總裁彭國偉(音)指出,到當時為止王靖已為尼加拉瓜項目投入了約5億美元個人財產。

國家風險解決方案公司的CEO瓦格納(Daniel Wagner)表示:“王靖先生財富的變化將決定這條運河能否修下去,如果修得話又如何修的問題。我估計,鑒于今年中國金融市場的變化,政府也會質疑該項目是否還具有可行性。”瓦格納曾擔任通用電氣公司的國家風險管理經理人。

HKND關于尼國運河項目的首席顧問懷爾德(Bill Wild)在一封電郵中回應彭博稱,盡管在金融市場受挫,并且運河項目在尼加拉瓜當地遭遇抗議,但項目仍在進行之中,“我毫無疑問可以確定的是,在建設啟動前恰當的資金安排計劃將就位”。

HKND在今年9月的一份電郵曾指出,王靖抵押信威股票所籌集的資金并不是用于尼加拉瓜運河項目,而是王靖的個人投資,但HKND沒有對此作出具體的說明。王靖還為與尼國運河無關的一些項目融資,其中包括烏克蘭的一個深水港,有時王靖會采用合伙方式進行投資。

HKND在9月發出的這封電郵中還稱,正在召集一個投資人集團支持尼國運河項目,計劃采用售股方式融資,甚至可能采用IPO方式,支撐運河項目的融資方式“將發揮我們的想象力和創造力”。王靖尚未指出是否有銀行愿意助他進行融資。

尼加拉瓜央行前行長、現為經濟學家的馬尤加(Francisco Mayorga)表示,一旦工程和風險研究完成,HKND最終將有能力籌到資金。HKND在今年8月的一封電郵中曾指出,在尼國政府批準環境評估結果后,公司將啟動運河最終設計方案的招標。(立悟/編譯)

延伸閱讀:

讓李嘉誠“躺槍”的王靖

來自:搜狐財經 時間:2014年5月8日

投資500億美元的尼加拉瓜大運河項目再次引起全世界關注,王靖,因操盤這個超級工程而被國際媒體稱為“神秘中國商人”的42歲男人,一夜之間,引發頗多聯想。

據媒體報道,他從江西中醫藥大學肄業,但他沒當中醫,而是在上世紀90年代后期前往香港學習國際金融和投資。1998年回到北京,并在香港成立投資公司。之后,在柬埔寨開采金礦和寶石礦等,“金礦估值就在50億美元”。他似乎習慣于大手筆運作項目,行業跨度極大,入主通信行業的信威集團,準備借殼上市,還在克里米亞投資深水港,在尼加拉瓜挖運河。

據財新的報道,在他擔任董事長的信威通信集團,大廈大廳迎面是“八榮八恥”等宣傳語錄,大會議室的背景墻上是“報效國家”巨幅字幕,他的會客室放著紅軍領導人會師的油畫,他的辦公室有很多和國家領導人的合影以及航天、兵器等模型。每天早晨,公司廣播里會播放《解放軍進行曲》,下午播的則是《打靶歸來》,信威大廈一樓的展覽大廳里,掛滿了多位國家領導人視察的照片。

王靖的管理頗為直接嚴厲,有些軍隊色彩,據稱手下的高管都有點“怕”他。

由此,坊間一直傳言他是軍人高干子弟,但他自稱是“平凡人家”出身。

眼下,這位“普通人”身價估值高達288億元。

高層關注的“普通人”

對于外界紛紛傳言其背景深厚,王靖說“我的回復可能要讓你失望。我背景極其平凡,1972年生于北京、長于北京,不是官二代、富二代,目前與母親、弟弟、女兒一起生活。”

但大概不會有第二位“普通人”能像王靖這樣,在自己公司接待過如此多的國家領導人。

從信威通信產業集團官網的“領導關懷”里,可以看到“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觀摩信威演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視察信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視察信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視察信威”等報道,除了現任常委,還有“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親切會見王靖董事長”等報道。

來信威視察過的國家領導人還有: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吳儀,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等等。

除了尼加拉瓜大運河項目,王靖還投巨資興建克里米亞深水港。

信威的官網報道:“2013年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馬凱與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在北京共同參觀中烏務實合作成果展,聽取了信威通信產業集團董事長兼總裁王靖關于信威烏克蘭4G電信項目情況介紹,以及王靖董事長100%控股的北京大洋新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投資100億美元建設克里米亞深水港及經濟開發區等系列項目有關工作匯報。”

這個投資100億美元的克里米亞深水港及經濟開發區,“據測算,克里米亞深水港建成后,年吞吐量將超過1.5億噸,直接縮短中國到北歐的運輸距離近6000公里,極大地促進中國與亞歐國家的商貿往來。”

有報道稱“克里米亞將被建設成為新時期絲綢之路經濟帶直接面向歐洲的橋頭堡,作為亞歐商貿路線的核心樞紐,為進一步繁榮世界經濟、促進各國友好交往作出新的、歷史性的貢獻。”

而眾所周知的是,“新絲綢之路經濟帶”是本屆政府力推的大工程。

雖然前些日子烏克蘭局勢動蕩,亞努科維奇下臺,克里米亞宣布脫離烏克蘭加入俄羅斯,但4月24日俄羅斯之聲報道稱,俄羅斯駐歐盟常駐代表弗拉基米爾·奇若夫宣布,克里米亞入俄并未對中國參與該港口項目產生影響

王靖歷來大手筆。尼加拉瓜大運河和克里米亞深水港兩個超級工程,是他個人控股的香港尼加拉瓜運河開發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尼公司)和北京大洋新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開發。

除此之外,他擔任董事長的信威集團同樣是大規模投資。2012年,信威集團與鎮江聯合打造的“鎮江無線產業園戰略合作項目”落戶京口區,總投資超100億元;2013年7月,信威通信產業集團將投資150億元,在北辰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天津信威寬帶無線通信暨北斗應用產業園”,同月,信威通信計劃投資50億元進駐徐州。等等等等。

這兩年,信威計劃的投資項目總額就高達數百億。

“點石成金”

現在的信威動不動就投資幾十億,但它曾經差點垮掉。它曾是央企大唐電信旗下的子公司,從事通信設備的技術研發,2010年前后,信威通信總資產約6.8億元,但其負債達7.96億元,當年凈利潤虧損近4000萬。原本有機會成為大唐電信旗下第三家資本運作平臺的信威通信,儼然成為大唐集團的棄子。當時的大唐集團準備將曾經研發出SCDMA、TD-SCDMA和McWiLL技術的信威“掃地出門”,而這些技術無一不是中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無線通信技術。

在信威的McWiLL技術拿下寬帶無線接入國際標準半年后,當時在通信圈默默無聞的王靖就以博納德投資代持的方式實現了對信威的控股。大唐控股似乎對這個國際標準并不感冒,但僅僅一年之后,北京信威就靠這一技術實現了業績大翻身。

王靖曾回憶其第一次以董事長身份來到信威通信時的場景:一群人堵著門不斷爭吵,有人在大聲喊著,“房租和水電費都交不起了,信威還是早點關門走人吧”。

但王靖似乎有“點石成金”的本事,他入主信威后,將McWiLL推向海外。2011年8月,信威的McWiLL成功獲批柬埔寨王國移動4G全業務牌照及運營頻率,這個4.6億美元的大訂單讓信威“咸魚翻身”。

2011年,信威通信扭虧為盈,實現了5.7億元的凈利潤,2013年1-11月,凈利潤達16.1億元。前后天壤之別。

光鮮的業界之下,其實,柬埔寨的訂單回款也頗為麻煩,據《中國經營報》報道“信威又急于向海外推銷其通信網絡,故目前的買方融資基本由北京信威來提供擔保,光柬埔寨項目就足足擔保了20億元,可以說北京信威目前基本是自己出錢幫這些國家建設通信網絡,未來的收入可能要靠這些國家的用戶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慢慢收回來。”

但王靖之所以敢如此“豪賭”,關鍵還是他極為“高明”的“政治智慧”。

因為近年來中國政府一直鼓勵“中國技術走出去”,在海外尤其是亞非拉國家有許多援建項目,其中包括幫助建設國家無線網絡。McWiLL本身是國際標準,信威還擁有知識產權,市場巨大。此外,通過與華為合作,信威還進入俄羅斯、烏克蘭、丹麥等歐洲國家市場。

政府對走出去的中國企業頗為照顧,以柬埔寨項目為例。2011年12月,國家開發銀行針對信威(柬埔寨)電信有限公司SCDMA/McWiLL全國網項目,采用“內保外貸”方式向信威(柬埔寨)電信有限公司授信22億元境外人民幣和8億元人民幣等值美元,貸款期限8年。

此外,據報道,McWiLL無線寬帶多媒體集群技術已被應用到軍隊、司法、公安、鐵路、航空航天、電網、石油、水利等行業信息化專網領域。

這些涉及國家安全的敏感領域,可不是“普通人”能輕易進入的。

“借船出海”與借殼上市

外媒紛紛傳言稱尼加拉瓜大運河的項目只有在中國政府的支持下才可行,這也被一些西方媒體分析為中國政府平衡美國在中美洲影響力之舉。在今年1月,王靖曾和尼加拉瓜總統奧爾特加發表一份聯合聲明,以澄清之前關于尼加拉瓜運河工程推遲動工的一些“誤導性報道”。

其實,王靖自稱拿下尼加拉瓜大運河項目是在信威進入尼加拉瓜后發現的“機會”。2012年9月,信威與尼加拉瓜開始業務合作,獲得在尼加拉瓜建設并運營覆蓋全境的McWiLL公眾通信網絡和行業專網,合同價值超過3億美元。

當時地處中美洲中部的尼加拉瓜至今仍是高失業率、高通脹、貧窮落后的農業國。游擊隊員出身的總統奧爾特加于2007年1月再度上臺以來,始終沒能帶領尼加拉瓜擺脫貧困。2008年后,奧期望借助跨洋運河修建項目來吸引外國投資,扭轉國內經濟形勢,提高民眾支持率,封堵政敵之口。

盡管奧爾特加聲稱日本、巴西、歐盟、韓國、美國和俄羅斯等均對此有興趣,但該項目無人問津的尷尬局面一直持續,直至其子勞雷亞諾·奧爾特加向其力薦好友王靖“入局”。

2013年6月14日,王靖與尼加拉瓜總統奧爾特加共同出席新聞發布會,并代表雙方簽署尼加拉瓜運河發展項目獨家商業協議。根據這項協議,香尼公司將擁有規劃、設計、建設、運營并管理尼加拉瓜運河及其他潛在項目(包括港口、自由貿易區、國際機場和其他基礎設施開發項目)的排他權。

王靖的模式似乎是:信威進入一個國家建設通信項目,然后王靖個人的公司抓住機會開發港口、運河等大項目,而這些項目在政治敏感的人看來都是涉及國際政治的大工程。在信威官網的一張照片上可以看到,一旦尼加拉瓜大運河、克里米亞深水港建成,將形成一個龐大的航運交通網絡,頗有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戰略風范。

那么,王靖能否負擔運河項目的自有資金需求?王靖旗下最為市場所知的資產是信威通信集團,已在啟動新一輪通過“中創信測”借殼上市計劃,但因與光大金控的對賭協議糾紛而有所延緩,他目前為第一大股東,但即便是這家通信業明星企業,2012年凈利潤規模不過21億元。至于他所提到“估值50億美元的金礦”,目前難以測算。

王靖似乎不認為錢是個問題,他表示已有數家華爾街投行及主權基金表達投資興趣,國開行及中投集團亦有可能加入,他表示香尼投資已經開始與包括大型能源企業在內的公司進行投資接洽。

在信威借殼上市的重要關口,已經有股民在猜測“其實信威上市不是為了做通信,有LTE就夠了,目標就在收購大洋新河,也許借殼上市后不久就再次停牌增發收購大洋新河,50年再續50年運河控股權是多少利潤看看巴拿馬運河就知道。”

李嘉誠“躺槍”?

在簽署協議前,王靖曾邀請尼加拉瓜代表團參觀了香尼公司位于在香港環球金融中心二期18樓的總部。距離香港環球金融中心不遠的“長江集團中心”大樓,華人首富李嘉誠在大廈70層辦公。

很多人或許沒意識到,王靖的這一大項目,直接影響到李嘉誠的生意。因為這條近300公里的尼加拉瓜大運河,搶的正是巴拿馬運河的生意。

而在1997年,李嘉誠的和記黃埔集團下屬的一家子公司,就通過國際競標獲得對巴拿馬運河太平洋一端的巴爾博亞和大西洋一端的克里斯托瓦爾兩個港口長達25年的管理權。

2005年10月,和記黃埔集團巴拿馬港口公司又與巴拿馬政府簽署一項協議,投資10億美元,用于巴拿馬運河港口擴建工程。巴拿馬運河仍在擴建中,現在裝載大約4000個集裝箱的貨輪能勉強通過運河,擴建后裝載1.2萬個集裝箱的貨輪將能順利通過。而王靖之所以推進尼加拉瓜大運河,正是看中了現在超級集裝箱貨輪無法通過巴拿馬運河的窘境。

目前,尼加拉瓜與中國政府并無外交關系(1990年斷交),且商務部對外投資和經濟合作司去年曾發布風險提示,稱該項目恐涉及哥斯達黎加與尼加拉瓜兩國界河糾紛,潛在風險較大,提醒企業切勿以任何形式參與。但王靖似乎信心滿滿,運河項目將從中部海港城市布盧菲爾茲出發,穿越尼國中部河流,向西進入尼加拉瓜湖,避開爭議地帶,再通過地峽進入太平洋。

他計劃在六年內把運河建成通航。那時候,和記黃埔集團對巴拿馬運河港口的租期還有兩年結束。

不知,到時李嘉誠會不會和王靖合作呢?

李嘉誠獲得巴拿馬運河港口的管理權時,曾擔任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穆勒稱美軍撤出后“巴拿馬運河將落入中國人的手中”,“中國在需要時甚至會封鎖運河”。現在,王靖要建的這條新運河更靠近美國,設計、勘探由長江水利勘探院參與,建設方可能是中鐵建,運營方搞不好就是和記黃埔也不一定。到時,不知美國軍方又將作何反應?

 

曼谷三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