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世界經濟 > 國際金融 >

國際油價暴跌不止 20美元時代或近在咫尺

時間:2016-01-14 15:00 類別:國際金融 GDP:

 想必在經歷本周二的暴跌之前,投資者還對高盛“油價將跌至每桶20美元”的大膽預言將信將疑。但在周二之后,一切都變了。當日,盡管人民幣和A股雙雙企穩帶動風險情緒回升、原油空頭回補,加之尾盤有美國石油協會(API)庫存意外減少的消息提振,但市場并不“領情”,不但沒有迎來轉機,反而加劇了跌勢,刷新了2004年2月以來的低位收盤價。種種跡象表明,盡管中東局勢緊張刺激油價反彈,但反彈面臨著更大的阻力——美元的強勢和需求的疲弱。且較之對“國際油價底在哪里”的追問,低油價可能加劇的全球通縮風險似乎更叫人擔憂。 
在剛剛過去的一年,由于歐佩克為維持份額堅持不減產,美國庫存不跌反升,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加上美元不斷走高,整個大宗商品市場步入嚴冬。在眾多商品中,原油的狀況最慘。特別自去年11月27日歐佩克拒不減產的那一刻起,油價更是落入瘋狂暴跌模式,全年累計下滑了三分之一。不僅如此,自2016年開年以來,國際油價已累計跌幅近20%,且在周二盤中,油價一度跌破了每桶30美元,收盤雖重返30美元,但也刷新了2004年2月以來的低位。其中,紐約市場2月原油期貨價格跌0.97美元,跌幅3.1%,報每桶30.44美元,最低下探12年低位29.91;北海布倫特2月原油期貨跌幅2.19%,收報于每桶30.86美元。 
當然,周二的行情并非全無驚喜。就在亞市油價盤中持續下跌逼近30美元時,受中國和歐洲股市上漲情緒帶動,油價在歐洲市場開盤后迅速反彈至每桶32.18美元。隨后,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市中心的旅游景點發生自殺式爆炸。在沙伊沖突升級的同時,該事件給中東局勢更添“一把火”,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升了油價。只可惜與美元走強和供需失衡的利空相比,地緣政治風險已經無力扭轉行情,就連北京時間1月13日凌晨出爐的API庫存的意外大幅減少,都無法阻止暴跌的繼續。數據顯示,1月6日當周API原油庫存減少390萬桶至4.8007億桶,而路透調查的預期中值為增加250萬桶。 
就在市場等待美國能源信息署(EIA)公布更多庫存數據時,基于全球石油供應過剩不斷惡化的情形,該機構已在最新的月度能源展望中對油價預期做了大幅調整,將2016年美國原油期貨價格預期下調至每桶38.54美元,大幅低于此前預期的每桶50.89美元。對于全球基準布倫特原油期貨,EIA預期今年平均價格為每桶40.15美元,低于此前預期的每桶55.78美元。不僅如此,EIA還將全球石油日產量從2016年的逾9590萬桶上調至9670萬桶,而明年需求量增幅預期卻和前兩年相當,僅增加140萬桶。很顯然,此份報告顯示出了EIA對油價前景的擔憂情緒,在供過于求格局持續的局面下,挽救油價無異于紙上談兵。 
記者也注意到,盡管中東產油國們在限產保價的問題上遲遲難以決斷,但對于一手釀造的惡果,他們并沒有“坐以待斃”。據路透社報道,身為歐佩克中實力較強的國家,沙特正通過投資興建煉油廠、打通成品油銷售渠道、完善石化上下游產業等策略,實現全產業鏈布局,全力鎖定占該國石油出口70%的亞洲市場,保持同俄羅斯、拉美、北非等產油地區的競爭優勢。與此同時,沙特國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在韓國、日本和中國投資了3處加工煉油設施,還計劃在馬來西亞、印尼和越南進行相似的投資。據悉,沙特副王儲穆罕默德最近已召集了兩次高層會議,來探討沙特阿美上市的可能性。分析人士普遍認為,作為全球第一大石油生產公司,沙特阿美擁有巨大的原油儲量,2600億桶的目前規模是全球石油領軍企業埃克森美孚公司儲備量的近10倍,1000萬桶的日產量超過美國所有石油公司的日產總量。英國《經濟學家》雜志積極評論沙特阿美的上市,稱“一旦上市,公司市值可達數萬億美元。”這意味著沙特阿美或將趕超蘋果公司的6000美元,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若從該公司石油儲備及以保守價格每桶約10美元進行估算,沙特阿美的市值可超過2.5萬億美元。 
當然,在這所有措施還未收獲成效之前,油市必將持續籠罩在悲觀情緒之下。對于本年度的原油走勢,市場其實已形成了較統一的預期,即:在全球經濟放緩、原油需求下降、美國頁巖氣革命影響下,這些利空因素導致國際原油市場供應將持續過剩,油市將一直處于買方市場的尷尬之中。基于這樣的判斷,巴克萊、麥格理、美銀美林、渣打和法國興業銀行等已經在最新周報中下調了2016年油價預估。其中,渣打銀行的預期可謂甚于高盛,認為油價可能最低跌至每桶10美元。此外,摩根士丹利在最新周報中則直言,現階段的能源市場環境“比1986年還要糟糕”。在分析師馬丁·拉茨眼中,本輪大跌比上世紀70年代以來所經歷的5次大跌的烈度和持續時間都更長。
曼谷三分彩开奖